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科幻推理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第187章 毒液都去哪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车内气氛被这突兀的一声“咕”打散。
小丁通过后视镜看了看风羿的脸色,瞧着还行,便说道:“老板,刚才你在里面的时候,贺主任给你打过电话,你看看他有没有给你留言,或者回个电话过去?”
“嗯。”
风羿应声,不过没有急着去看手机,如果是急事贺主任会明说。
熟练地从车内一个小收纳箱里翻出食物,都是小丙自己制作的肉干或者饼干之类,每一次出行之前,管家会在车里放上一些。
吃点东西缓解一下饥饿感,风羿翻了翻手机上的聊天信息,看了贺主任的留言,又给贺主任回过去个电话。
贺主任只是跟风羿说两个事情,一是风羿从临时顾问升为正式顾问,并入选专家委员会正式成员,也就是说,在一些相关的重要事情上,风羿有话语权了。
这就是风羿跟老爷子说的那样,这个级别的专家,受到联保局保护,一旦出什么事,联保局就会查到底。
人才难得,专业天赋型人才更难得。
而第二件事,就是正月十五阳城自然博物馆新馆开馆的事。
贺主任行程安排较紧密,所以给风羿颁发证书这事,也安排在那一天,参加完博物馆活动贺主任就得离开。
跟贺主任通完话,风羿看了看车窗外的景物,又打开手机搜索,然后对小甲说:“咱们先去吃一顿。”
白律家其中一个餐厅就在这附近,风羿让小甲将车开过去。
到地方,下车之前风羿本来打算把墨镜戴上,他现在在网上有点名气,被认出来也会多些麻烦,今儿心情不太好,他可不耐烦应付这些。
不过戴上墨镜时,风羿又想起一件事,于是摘下墨镜。镜盒里还放着一副新配的平光眼镜,换个眼镜戴。
墨镜太有标志性,反而容易被认出来,而且进餐厅吃饭还戴墨镜,怎么看都觉得会起反效果。
他今天这一身跟平时不一样,也与网上爆出来的很多照片不一样,更像一个商务人士,不会直接把他跟网络红人“蛇哥”“蟒王”什么的对应上。
现在并不是用餐高峰期,但也需要等位,白律他们家各分店的生意一直很好。
没有预约,没包间,不过等座的人也不多,等也不需要等太久。
等座的人里面,风羿看见个熟人。
“唐奎?”
被莫晓光和白律约出去钓鱼的那次,去过唐奎家的养蛇场,还带走两只土鸡。那两只鸡最后被风羿毒杀。
风羿买蛇毒干燥机器就参考过唐奎的养殖场。
唐奎刚才正刷手机呢,听到有人叫他,抬眼一看,疑惑激动又有点不确定。
“风……羿?”
后一个字无声说出。
唐奎也知道风羿近期是个网络红人,没直接喊出声。
不过风羿今天这身,他一下子没认出来,要不是风羿喊他,他还真不敢认。太正经、正式了,像是刚谈完生意或者参加什么重要会议,跟平时风格不一样,也不是网上的样子。
“一个人?”风羿问。
“啊。”唐奎应声道。
“那咱们四个一起。”
“行!”唐奎也高兴。
拼个桌正好,他一个人吃饭觉得无聊,遇到风羿还可以多说会儿话!
唐奎过来这边办点事,拜访几个合作伙伴,快到饭点了也不好意思留别人家里,毕竟人家家里也有客人。路过这边,看到白律家的餐厅,就直接过来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风羿。
唐奎心道:今儿运气真好!
毕竟面前这位可不单单是个网络红人,这是个真正的、有证的专家!
很快排到他们,在一处四人位坐下,服务员送上一壶茶,小丁给每人倒了一杯。
点完餐,风羿和唐奎聊起养蛇场的事,小丁和小甲没打扰他们。
虽不是包间,但周围有一些装饰性的隔断,各个桌上要么吃得火热,要么说得兴起,也没谁专门盯着他们这边,寻常声音聊天也不会引起注意。
“白律今儿不在这边,在另一个分店忙着。”唐奎等位的时候给白律发过信息,知道白律在忙啥。
“羿哥你刚才去谈生意了?”唐奎随口问。
“嗯,算是吧。”风羿说道。
“你这身特有商务精英的范儿,差点没敢认,嘿嘿。”
唐奎也没追问风羿整这么正式去干嘛了,而是道:“弗州猎蟒活动我一直在追看,不过你中途退出之后,我就没有多大的兴致了。”
他特想听风羿讲一讲当时抓巨蟒的情形,但这场合不好多说。
“到时候再约个饭,看白律他家哪个分店能约个包间,咱好好说一说。或者直接去我的养殖场那边,反正地方偏僻空旷,没其他人,可以随便说,再整个自助烧烤之类的……”
“也行,白律估计得正月十五以后才有时间,他家生意太火,估计腾不出多少时间。”
风羿对唐奎的养蛇场有些兴趣,虽说他没想办这种养殖场,但也有些兴趣了解,尤其是蛇毒方面的。
在外吃饭,风羿比较克制,吃得不多,还跟唐奎聊了聊养殖场蛇毒的销售情况。
难得在这里遇到风羿,唐奎有意交好,见风羿对这些有兴趣,也多说了些。
他说了自己小厂子的生意,年前蛇毒干粉给合作的药厂和实验室送过去一批,销售情况挺好。还说了一些已公开的蛇毒相关的研究成果,不是什么特别大的、有影响力的成果,但对于他们这些养殖户来说,有研究价值就有生意,是好事。
风羿面上看不出,心里却分析着唐奎说的这些。
蛇毒的管制很严,那些厂家或实验室不会轻易去使用说不清来源的蛇毒。
那么问题来了,小戊说的处理毒液的办法,究竟是什么?
毒液收集了,送去哪里?
风羿在餐厅一边吃饭,一边听唐奎讲蛇毒的去向问题。
阳城风家老宅。
风老爷子气得砸了一个茶壶。
他还猜测风羿急着去哪里,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特意派人跟着,没想到,那小崽子跑去吃饭了!
他也不认为风羿和唐奎在里面谈什么重要事情,只让人继续跟着。
再然后,就得知,风羿吃完饭直接回禄海的宅子了。
风羿知道有人跟着,也猜到了可能是老头子让人跟着,没在意,愿意跟就跟,反正在外面他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回到家,盯梢的视线消失。
风羿大吃一顿,吃满意了,才去找小戊医生。
跟唐奎聊得越多,他越清楚,说不清来路的毒液,很难处理。
风羿相当好奇,他那些毒液怎么转换成钱?
还有,姑奶奶她老人家也是有毒牙的,那她的毒液都去哪了?
和平年代,在不暴露自己秘密的前提下,想要将这些毒液发挥最大的价值,难度还真的不小。
网上根本查不出有用信息。
关于这个,他之前也问过小戊医生,不过小戊医生没有多说,只说了,如果风羿也有这样的选择,他才会说实情。
这段时间没提,是因为小戊医生还在研究风羿的那些加强版毒液,不是太深入的研究,只是看看,能否选择与姑奶奶相同的路子。
“毒液研究有结果了吗?”风羿问。
“嗯。”
小戊医生难得面色严肃,沉吟片刻,才说道,“确实有相当高的研究价值,它也可能会给您带来无数财富,但是!”
小戊直视风羿的双眼,“我还是希望您能慎重考虑!”
风羿皱眉,不解:“是来源不好说明?”
“不,这不是问题,会有专业的团队处理!”
“专业团队?”风羿精神一振。
他就知道,要处理这种事,不是单个人或者几个人能轻易解决的,至少得一个团队!
“团队先放一边,我希望您知道的是,一旦选择,牵扯到的就不是一个或几个人了!”小戊医生无比认真,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味。
“仔细说说。”风羿听得有点紧张。
“您可以将这背后的团队,看作是一台庞大的加工机器,而您是唯一原料供应方。一旦‘机器’开启,轻易不得停,然后,它就会将这些毒液转变为其他珍贵的研究材料,接着关联成千上万人的生计,关联他们的事业、梦想、名声、财富,每年涉及单位以亿计的资金变动,以及,可能持续数十年的持续研究时间。也就是说,一旦您决定现在将毒液放入这台‘机器’,往后数十年的时间,您最好不要断供,很可能一直持续到您死亡的那一刻。”
风羿努力理解小戊的这些话,“所以,背后的团队,其实也是一个‘加工厂’,将不便对外公开的毒液,转变为其他可以公开面世的东西,然后将这些物质输送给别人,成为更多人的研究目标?”
毒液→加工成其他物质→别人的实验材料
说起来简单,但风羿明白,背后的团队绝对不会简单!
“你说的背后团队,这个‘机器’,都是自己人?”风羿问。
“‘机器’只是机器,别的他们不会知道,不过,掌控‘机器’的是自己人。”
这点风羿还算满意。知道秘密的人越少越好,大团队什么的,人太多他就得担心秘密泄露了。
“我如果选择这条路,每天都得提供足量毒液?”这点风羿得问清楚。
“倒也不必每天提供,只要保持一直有。得到功能片段之后可以通过扩增纯化和生产技术,产生大量的功能物质。不过,因为一些限制,要保证功能片段的完整性,还是需要不断有原料供应。
“或许某些研究高峰期需要加量供应,期间您或许会有一定压力和负担。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背负这种责任和压力,毕竟,您本可以做一个什么责任都不担的富贵闲人,那样更轻松。”小戊说。
这些话风羿听进心里了,也明白小戊说这些的意思。小戊在强调责任感。
“强制的?如果你说的这个高峰期,我不提供那么多毒液呢?”风羿问。
“当然不是强制,提不提供在您。断供对您当然没有太大的影响,只是少赚点钱的事。其他人就不一定了,您知道的,核芯物质断供可能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那些研究是否会对社会造成负面的影响?”
“研究这种事情,不好说绝对,但是,以已故的风女士为例,她提供的毒液,在日化、医药行业,有诸多突破性的研究成果,到现在,毒液中的许多功能型蛋白还没有被研究透。”
风羿点头:“懂了,‘机器’是我的,相当于我研究我自己,然后,总的来说,还是造福社会的?同时我自己也能获利?”
“也可以这么讲。”
风羿得到想要的结果了,“如果真能行,毒液就是黄金!”
小戊纠正:“不能这么说,它可以换到无数黄金,但黄金不一定能换到它。”
风羿明白,这是说,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逼格突然就升上来了!
这么一说,还有点小骄傲。
他都没想到毒液能这么值钱!
不过这些还只是小戊的说法,没有证实。
“我什么时候能看‘加工机器’?”风羿问。
“在您仔细考虑之后。”
小戊让风羿仔细考虑之后再选择,正月十五以后给出答案。他不希望风羿草率作决定。
他希望风羿能担起责任,而不是捞一笔就跑。
跟小戊谈完话,风羿从实验室回到楼上,走到洗漱间。
看着镜子里的两颗大白牙,用手指弹了弹。
“争气!”(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