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历史军事 -> 大荒河图

第五百九十二章 准备礼物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血滴子的别水,早就已经是得知了你南飞彦暴露的破绽,所以啊,现如今的他,已经是带着几十号血滴子,在沿着你一路留下来的踪迹,向着此地而来呢,呵,我相信,用不了一天的时间,那别水便是会发现这个龙湖茶馆的不对劲。”
白面书生冷笑连连。
他是如何也想不到,这个身为一代分部千户的南飞彦,竟然会将破绽露出的如此明显,先前的时候,这家伙分明还是极度的注意和谨慎,每次前去与南离使团进行接头的时候,这家伙都是未曾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可是偏偏是这一回,就是因为这个南飞彦的一时不小心,现如今啊,这个龙湖茶馆,已经呆不下去了。
而南飞彦此时,也是在听到了白面书生的这话之后,面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他想要开口解释一些什么,可是他张开了口,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任何话来。
这,着实是有些让他意想不到。
倘若不是白面书生与他说出了这件事,他南飞彦,直到如今还是会被蒙在鼓里,仍然还是会在龙湖茶馆这里呆着。
因为虽然说他早就有所预感,这龙湖茶馆是使用不了多长时间了的,可是他却也是想着等到自己召回的那个锦衣卫回到新郑城之后,自己在龙湖茶馆这里将任务传递给他们,再将这龙湖茶馆废弃下来的。
可是现如今,光是从白面书生口中所说的这些话看来,这一切,倒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因为自己的一时不慎,使得在宅邸附近的自己留下了一些被血滴子注意到的破绽和蛛丝马迹,这也就从而导致了现在的龙湖茶馆,已经在要即将被废弃的边缘处了。
他咬了咬牙,这时候,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
“不过我已经替你出手料理了一番,这龙湖茶馆,血滴子没有个两三天的时间,是追查不到这里来的,呵,不过,我所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是助你掩盖这两三天的时间罢了,再多下去,我可就办不到了。”
白面书生将手中茶杯放在桌子上,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南飞彦。
这件事若不是他恰好碰上了的话,现在坐在这里与南飞彦说话的,说不定都已经不是他,而是血滴子的别水了。
那个别水,虽然说修为不怎么地,南飞彦都是可以轻轻松松将其虐杀。
可是他身后带着的血滴子,却是龙湖茶馆这里那些剩下的锦衣卫们,无法阻挡的。
要是一旦让血滴子发现了龙湖茶馆的不对劲,使得他们召集人手对龙湖茶馆出手的话。
南离锦衣卫布防在中原的分部,估摸着啊,这一次可就是要再度遭受到重创了的。
先后两次重创,这已经是可以使得南离锦衣卫在中原这么多年以来投入的精力和心血付之东流。
哪怕是南飞彦,若是到了那个时候的话,他也是难逃一死。
血滴子的人手,可是能够做到将一九品围杀下来的。
除非,南飞彦有着朝不休那样的身手。
只有似朝不休那样的九品修士,才是能够做到在某种情况下无视血滴子的围杀。
可是南飞彦呢?
他虽然也是九品,可是在血滴子之中,光是一个离火就已然是能够将他给拖住。
且除此之外,光论实力的话,离火的修为,南飞彦恐怕不会是他的对手。
离火当年,那可也是与朝不休不分上下的九品上,而南飞彦虽然说天资也是不错,并且常年都是跟随在至强乾清阳的身旁。
可是无论再如何的耳濡目染,他南飞彦若是单论九品实力的话,也是无法做到排入天下前十的,甚至于别说是天下前十,饶是天下前五十,他南飞彦都是有些够呛。
只因为,他到现在为之,可还没有抵达九品上那一境界,以至于他南飞彦啊,说到底,也就只能够算得上是一个普通九品罢了。
“我能够做到的,只能是如此,而至于剩下的,南飞彦,你要做的,就是在两天时间内,将龙湖茶馆的任何有关于你们锦衣卫的东西尽数撤离开来,这个地方,你们是绝对不能再呆下去了的,无论后续如何,这个龙湖茶馆,现在已经是即将暴露在韩国血滴子的眼皮子底下,你们锦衣卫,还是尽早转移吧。”
白面书生颇为无奈。
他此番北上前来新郑城,本意上可是没有什么要他出手相助锦衣卫的功夫的。
可是这个南飞彦,他虽然在此之前那也是个锦衣卫,不过贸贸然的眨眼间就是将他放在千户的位置上,这对于他而言,实在算得上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了。
先不论乾清阳对他南飞彦的考验究竟是什么,光是白面书生现在所看见的。
这个南飞彦,无论是在处理什么事情上面,现在都是太过于稚嫩,尤其是在一些事情上,甚至是露出了小白的样子。
这个家伙,若不是自己在旁帮衬着的话,呵,这个中原分部,早就已经是被血滴子给挖出来狠狠的打击一番了。
南飞彦点了点头,他自然是明白,在这件事上,白面书生为他们锦衣卫做出了什么样的功劳,而白面书生本来是完全可以将此事与自己置身事外的。
可是他并没有,若是如此看来的话,自己,倒是欠白面书生一道人情了。
“我这就吩咐下去,让他们加快动作,在这两日内,便是将后院的一些情报原件转移出去,白面书生,这一次,算是我欠你的。”
说完了这话之后,南飞彦便是脸色有些泛黑的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阁楼。
他要抓紧时间和动作。
即便是白面书生已经开口了,距离血滴子发现龙湖茶馆这里的时间尚且还有两三天,可是在这两三天的时间里面,他南飞彦要做的事情可还是很多很多的。
转移情报原件,只是其中最为繁琐的一件事罢了。
他要迅速的将这件事告知张二黑。
张二黑身为驻守在新郑城的锦衣卫百户,平日里便是由他掌握着新郑城锦衣卫的一些动向和任务指派。
他要将此事连忙与张二黑知会一声,让张二黑将这则消息传出去。
那些新郑城内的锦衣卫,乃至于周边的一些锦衣卫,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之内,都是绝对不能再前来龙湖茶馆这里的了。
血滴子的本事,他们在事后纵然是在龙湖茶馆没有发现任何他们锦衣卫留下的痕迹,他们却也是不会轻言放弃。
这里,在未来,肯定将是会成为血滴子把守监控的一处地点之一。
他们锦衣卫,若是没有恢复到以往年岁的实力的话,现在啊,还是乖乖的,低下头来老老实实的做人比较好一些。
像是白面书生说的话,他南飞彦也是记得清清楚楚。
今日的事情,可以说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搞出来的这些后续事件。
血滴子现在的不好对付,他身为千户也是心知肚明的。
而在下楼之后没多久,南飞彦便是看见了正要去焚烧一些不必要的情报原件的张二黑,他叫住了张二黑,皱着眉头对其讲述了自己所要吩咐下去的那些事情。
而张二黑也是同样的,在从南飞彦的口中听到了龙湖茶馆过不了两天就要暴露的事情后,面色一下子就变了。
不过好在他这也算是大风大浪经历的比较多了,所以这也就是很快的就缓和平静了下来,他微微呼出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向南飞彦,轻声道
“千户大人且放心吧,属下这就将此事吩咐下去,另外后院的事情,属下也是会知会一声的,大家,想来心中本身就是对于这件事有所预想的,只是不知道,这件事,竟然会来临的这么快就是了。”
张二黑说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是了,做他们这行的,在心里面又怎么可能是没有做过这种设想呢?
他们可是身处敌国境内设立据点的探子啊。
他们,可是在人家眼皮子底下要搜刮机密情报传回国内的一些家伙们啊。
他们在来到这里之后,就已经是清楚的明白。
纵然他们是锦衣卫,纵然他们身后背靠一个名为南离帝国的参天大树。
可是一旦他们被敌国发现了的话,最后的结局,也是难逃一死。
再加上如今的这段时日,韩国血滴子在新郑城内可谓是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对他们的搜查,这般的搜查力度,都是恨不得将整个新郑城都给掘地三尺。
这座龙湖茶馆据点,能够撑到如今,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万幸了。
它立足与新郑城的时间,也已经够多了。
所以在对南飞彦点了点头之后,张二黑便是手中捧着这一沓将要送去焚烧的情报,走向后院,打算将这些事情与剩下的那些锦衣卫知会一声了。
而看着张二黑渐行渐远的身影,站在屋内的南飞彦,这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他自然是知道,自己虽然摇身一变,成为了锦衣卫的千户大人之一,可是同样的,他接受的这个分部,却也算得上是如今锦衣卫上下最为危险的一处分部。
且这个分部现如今的状况,也是满目疮痍,完全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够匹敌的住自身所要面对的那些事情。
这般的现状,他自然是知道的。
可是,即便是他知道,又能够如何呢?
他能改变现状吗?
他只能选择慢慢来,慢慢的让这分部恢复实力,休养生息才是目前对于中原分部而言最好的法子和选择。
毕竟他们如今要面对的,可还是有着一个现如今算是完全体情况下的韩国血滴子。
这般实力下的血滴子,就算是比之自己前任时期掌管的中原分部,实力都是不遑多让,更何况是如今的自己呢?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们现在,可是身在人家韩国都城,血滴子的眼皮子底下。
似是这种结果,他们心中都是要提前做好准备的。
甚至于哪怕是他南飞彦,都是要做好随时都将会牺牲的准备。
他虽是九品,至强修士之下的头号品阶修士,可是九品修士在中原,难不成就没有任何陨落的风险了吗?
朝不休尚且都是没有这么自信的狂妄自大到站在如此的角度上,更何况是他南飞彦呢?
九品,与九品上的差距,那可也是很大的。
他南飞彦与离火,完全都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说句直白的,哪怕是全力以赴的花辞树,他南飞彦都是要避其锋芒的。
花辞树虽然表现出来的实力不过只有八品,但是他情况特殊,如若是全力以赴的话,他花辞树所能够爆发的实力,完全是不亚于一些九品上的。
如此差别甚大的鸿沟,他南飞彦也是在从张二黑交给自己的一些有关于花辞树的尘封已久的情报上,才知道的事情。
这个花辞树,可并不是什么凡人。
估摸着想来,应该也是因为族群特殊的原因,花辞树并不是与常人一样,他的族群特殊,使得了他平常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实力,和他全力以赴情况下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实力,完全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可以说,倘若是花辞树能够彻彻底底的迈入九品境界的话,他全力以赴的修为,说不定将会与朝不休相差无几。
而若是他抵达九品上的话,全力以赴情况下的实力,甚至于,都将会无限接近于当代至强,这种奇葩的族群特殊,虽然到现在为之锦衣卫都是没有将其调查明白,但是事实如此,纵然是南飞彦看到了这些之后,也是为之而感到楞神。
因为他跟在指挥使乾清阳身旁这么多年了,可是有关于这种特殊族群的事情,他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竟然会有着这般的特殊能力。
只不过相对而来的,花辞树的这种族群能力,也是会有着一定限制的。
就比如说他现在,若是想要爆发全力以赴的实力,至少也是要虚弱近乎一个月的时间的。
可以说,似是这种爆发实力的选择,就大抵是可以理解为是,一些人所使用
的秘术,与其虽然方式不同,但是其结果,却是半差不差。
只不过,花辞树的那个法子,是完全不会影响到任何根基和留下任何后遗症的就是了。
说的倒是让人很是为之羡慕,所以南飞彦现在也是格外的关注着花辞树。
若是他现在手头上掌握的资料和情报没有任何纰漏的话。
花辞树自从他们南离使团进入新郑城时至今日,都是没有爆发出来过全力的修为。
也就是说他在刻意的保存着自己最强的一面,以待不妙。
即便是前些日子的尚武殿之事,他花辞树都是没有出手,可想而知,他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将自己最强的一面,留在最合适的时机上面。
很明显,对付他们锦衣卫,就可以算的上是花辞树最为适合的一个时机了。
而南飞彦现在,也是无法确定,若是全力以赴情况下的花辞树,自己,究竟是他的对手吗?
对方虽然不过是八品修士,但是九品的一些修为和实力,他却也是因为这一特殊族群的原因而熟练的掌握了下来,所以理论上的话,他与自己的实力,是半差不差的。
这就显得很难办了,因为他已然是有些无法确定,自己现在,算不算的上是花辞树全力以赴情况下的对手。
与秘术不同,花辞树的这招手段,是可以将自己的实力激发到九品境界,且直到如今,也是没有任何人查出来,花辞树的这招手段,能够维持多久的时间。
不是太短,而是所能够探查出来的情报里面,花辞树的这招手段,最长的时间是坚持了近乎数个时辰之久。
如此恐怖的时间,且没有任何的后遗症,这已经是超脱不少秘术的手段了。
或许在某种意义上,花辞树已经是不亚于算是一个九品修士的存在了。
即便是他现在,真实修为只有八品,可是在评价上,他是不逊色于九品的。
能够爆发出来的实力都是有数个时辰之长的时间打底。
如此,他真的算是一个八品吗?
自然是不算的。
起码在南飞彦的眼中,这是不算的。
而微微的长叹了一口气,南飞彦踏着步子缓缓的走到了窗户旁,他推开的窗户,双眼微眯,看着窗外稀少的人群。
过不了多久的时间,想来在这窗外四周,便是会聚集起来不少的血滴子吧?
现在的血滴子,他们中原分部,与其实在是相差甚远了。
南飞彦摇了摇头,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过后,便是将窗户重新合上,而自己,则是转身走上了楼梯。
他要去找白面书生,与其交代一些事情。
虽然说只有两三天的时间,但是他,却也是并不想如此轻易的就让龙湖茶馆这一被他们锦衣卫使用多年的据点如此的就被血滴子给挖掘出来。
就算是临走之前,他也是要给血滴子留下一些见面礼才对。
一声不吭便是离开这里,给血滴子留下一个空壳子固然是没有什么的,但是给他们留下一些惊喜,或者说是大礼,这岂不是锦上添花的选择?
而待得他上前推开阁楼房门之后,所看见的,便是白面书生翘着腿,坐在椅子上,一只手中握着茶杯,眉宇之中也是透露着一抹不为人所发觉的意味深长。
“白面书生。”
南飞彦唤了一声对方,而白面书生这时候也是转过了头看向南飞彦,他挑了挑眉,有所笑意的对其说道
“如何?看样子,这是将事情都处理妥当了?”
南飞彦点了点头后,便是重新坐了下来,他拿起茶壶,给自己添上了一杯茶水后,双手捧着茶杯,对着白面书生,便是将自己心中的那些想法给尽数吐露了出来。
而白面书生自然也是明白,这个南飞彦此番再度折返而来,肯定是有些事情想要与自己说的,只不过,他是万万都是没有想到。
这个家伙,竟然会与自己交代这些事情?
给血滴子留下一手见面礼吗?
这个想法,倒是不错的,只是,这个南飞彦,他打算借着自己的手,给血滴子留下一些什么呢?
要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不能肆意的帮助他们在这种事情上出手的。
自己啊,也是绝对不能让血滴子那些人,发现一些自己存在此地的证据的。
这是规矩,他相信,南飞彦心中也是知道这一层规矩存在的。
只不过,这层规矩,南飞彦心里面,到底打算遵守多少程度呢?
这,可是一个值得去深思的问题呢。
紧接着,便是只见南飞彦咬了咬牙,而后,便是将自己心中那些,在他看来,有些不太成熟的想法,与白面书生,交代了一通。
白面书生在听来之后,也是愣了一愣,而后双眸看向南飞彦。
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南飞彦,竟然也是会有着如此的想法?
自己,倒是有些低估了这家伙。
看来,能够被乾清阳委以为中原分部千户的南飞彦,这也并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嘛。
有意思,自己,还真是有些井中之蛙的意思了。
“这个想法,还是不错的,只不过啊,现在尚且还是有两天时间的,所以我们也是可以对此多做一些准备的,将一些细节进行补充,南飞彦,而至于你所说的内力一事,我会出手的,只不过是花费一些内力而已,只要消弭了其中带有我的痕迹,纵然是血滴子,也是绝对无法将这件事甩在我脑袋上的。”
白面书生微微一笑,如此,他也算是表达了对南飞彦口中那个想法同意了。
而南飞彦这边,则是在听见南飞彦如此回复了之后,也是欣喜若狂的连连点头。
只要白面书生答应帮助的话,那自己送给血滴子的那一份大礼。
呵,且让别水他们好好尝尝吧。
“花辞树那个家伙,现在估摸着想来也是知晓了此事,所以啊,你说的那些内力,还是存储多一些的,比较好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