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历史军事 ->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第968章:瞿塘关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范北与齐聪等一众人。
那也是因为眼前的局势,从而爆发出了哀兵之势。
要知道,在一场战争当中,不怕敌人人数众多,就怕敌人拼命死战。
当初韩信十面埋伏打项羽,终究也是要网开一面,给予项羽与他的楚军一条生路走。
毕竟,若是把项羽与他手下的那些甲士逼急了,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哪怕是韩信都没自信取胜的。
如今,范北与齐聪就是当初的项羽。
而谢光贤就是当初的韩信。
只可惜,谢光贤没有韩信那般深谋远虑,虽使出了十面埋伏却没懂得网开一面的道理。
甚至还将南疆精锐拉出来去恫吓对方。
殊不知,女人恐惧到极点会心悸会晕倒。
但男人恐惧到了极点,那就是极致的愤怒啊。
而这一点也在范北与齐聪以及他们手下的兵士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你不是要杀我吗?
来啊,都是一条命,谁怕谁?
你不是要围我吗?
你有兄弟我也有,谁怕谁?
与其在你面前苟且偷生,唯唯诺诺,那不如放手大干一场。
让你也知道知道,老子不是浪得虚名。
而且老子可以死,但你也绝对好过不了……
只不过,这场面虽然悲壮,但实力的差距终究还是在哪里。
一名南疆精锐,往往需要两三名起义军一同对付,并且还随时有被反杀的风险。
而眼前,可是有足足一千名南疆精锐啊。
就算让范北与齐聪的兵士们用命去换,那也不够的呀。
更何况除此之外,还有那些个蜀军正在周围对他们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将他们撕碎呢?
也就在这边战况激烈之际。
战场后方。
老王等一众襄阳军的卧底并没有参战。
这些人就蹲在山坡上,静静地望着下面两拨人的混战。
看着那惨烈景象,其中一名卧底忍不住开口问道:“王哥,我们要不要上去帮他们一把?”
“帮?”
“帮谁?”
正磕着瓜子的老王翻了个白眼道:“他们狗咬狗,咱们管个屁……”
“你我这才几个人?”
“加一起也不过六个人。”
“就算咱们六个是铁打铜铸的,又能打多少个?”
老王直那瓜子皮砸在那家伙的脑袋上,顺口道:“而且你小子,现在应该多担心一下你自己。”
“等一会要是将军打进来了,咱们可得抓紧时间换衣服。”
“要不然被自己家的兄弟胖揍一顿,那可着实不划算。”
听闻这些话,那士卒不由暗暗咧嘴。
他道:“可是将军不是说了,要善待他们二人的么……”
“善待个屁。”
“将军说的是让我不惜一切代价拉拢他们,何时说过要善待他们?”
老王混迹江湖那么多年,岂能不知道这点人情世故?
固然高至行说了,要不留余力的拉拢范北与齐聪两人。
但范北与齐聪两人那可是叛军啊。
而且他们是在被逼无奈之下,才向朝廷投降的。
谁能保证,他们投降之后还能安分守己?
谁能保证,他们投降之后不会在内部给自己一刀?
这道理老王都明白,高至行不可能不懂。
而且现在蜀军内部已经被范北与齐聪给搅乱了,粮草物资也都被他们给烧光了。
这不论怎么说,他们俩就已经没有丝毫利用价值了。
这时候还管他们干嘛?
与其等到,这两人带着兵马与高至行汇合了之后,让高至行劳心劳力的解决这个麻烦。
还不如现在就让谢光贤自己动手将他们消灭。
这样一来,最起码还能让高至行省点力气。
顺便还能少背负个杀降的骂名……
老王拍了拍手,整了整自己的偷窥,道:“今夜平安无事,继续巡视北线。”
说着,他也不管旁人是什么表情,当先朝着北方而去。
而也就在老王他们刚走不多时。
就听东线的城墙上,忽而传来了阵阵轰隆巨响,冲天的火光清晰可见。
听闻这声响后,许多蜀军士卒都是满脸茫然的回过头。
待到看见那火光,再听见那声响之后,他们才陡然反应过来。
完了。
他们忘记大事儿了。
犹豫营内的叛乱来的太快也太突然,所以让许多人都没反应过来。
尤其是那些已经轮岗下来休息的士卒,他们冲出来的速度是极慢的。
所以,最先冲入战场的那些,都是守城墙的,或者是在各处巡查的士卒。
但是这帮人几乎都忘了,他们现在可是在交战期间,东面可还有一只饿狼虎视眈眈。
而这时候谢光贤才后知后觉。
不过,他反应也快,当下便下令道:“张将军,李将军,赵将军,我命你三人,即刻率领帐下士卒去盯防东线城门……”
楼字还没说出来。
远处便传来轰隆一声巨响。
紧接着,顺着炮火爆炸的光芒便能看见东面有什么东西倒塌了。
那是瞿塘关的城门楼。
而连带着城门楼一起倒塌的,还有数米长的城墙。
见此情景,众人都如遭雷击的愣在当场。
他们都没想到,竟会发生这样的场景。
要知道,瞿塘关的城墙可没有剑门关那般雄厚。
剑门关之所以被称之为天下第一关,那是因为它具有得天独厚的地形以及宽厚的关卡城池,使得外人不得入关半步。
而瞿塘关则因为地理位置的缘故,只具备得天独厚的地形。
并且他们所拥有的火炮是比襄阳军一方的火炮差上一线的。
襄阳军的火炮,最起码能比他们多打出去一百余步远。
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要依靠着城墙的高度,才能将炮弹射到襄阳军的阵地中去。
而且,剑门关那边尚可在城门楼倒塌之后还能继续依托城墙防守作战。
但瞿塘关能依靠的只有狭道的天险。
可那狭道也就只能在敌军距离较远的时候有用。
敌人一旦越过到了近前,狭道的优势将荡然无存。
因为敌人一旦越过了狭道,就能马上冲到己方的面前来了。
他们之前能挡得住高至行,完全是能将他们压制在火力点之外。
使得己方的炮能居高临下的打到他们,而他们却打不到己方。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
狭道一旦失守,高至行甚至都不需要让部队进行冲锋。
他只需要将军中的火炮全部摆出来,对着瞿塘关一顿狂轰乱炸,蜀军就根本承受不住。
可如今这样的形势,谢光贤还能怎样?
他赶忙道:“快,调遣半数兄弟去狭道,架起拒马桩,务必顶住敌人的冲击。”
听闻他的吩咐,那些个将领也不迟疑,赶忙领着手下人马去抵挡高至行一方的冲击。
而有人欢喜有人忧。
他们后方大乱,范北与齐聪他们可是高兴坏了。
“兄弟们,咱们的增援就在前方。”
“只要杀出去,等着咱们的就只有荣华富贵。”
齐聪一抹脸上的血迹,随即挥舞钢刀喝道:“随我杀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