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历史军事 ->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第2239章:挖墙脚吧,马文才(39)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天一早,裴山长一家早早便坐在圆桌旁。
初一早上吃团圆饭,这是裴山长爹娘在世时留下的规矩,也是裴家雷打不动的传统。
裴夫人一直臭着一张脸,搞得其他人也都收起了笑容。
见到小姑子这个德行,山长夫人脸上也没了什么笑意,一家人就这么默默的坐在桌子旁边,静静的等着靳青的到来。
可平日里吃饭第一名的靳青,却迟迟未到。
山长夫人派去打探情况的小丫鬟急匆匆的跑了回来,凑到山长夫人耳边说道:“姑娘说不愿出门,让咱们将饭放在她门口。”
桌子人齐齐一楞,曾几何时的,这句话他们经常听到。
裴夫人猛然站起身,急匆匆向门外跑去,她有一种预感,女儿似乎已经回来了。
几个小萝卜头则是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爹娘:“姑姑呢,姑姑呢!”
姑姑长的好看,能拿出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愿意带着他们玩,他们最喜欢姑姑了。
听到小萝卜头们的话,裴山长对山长夫人交代:“你带着大家先吃饭,我过去看看情况。”
山长夫人闻言立刻点头:“好,你去吧,下学路滑,你注意脚下。”
裴夫人快步冲向了杜陵的院子,随后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的推开的女儿的房门。
却见杜陵正坐在镜子前,一脸郁色的看着自己在镜子中的倒影发呆。
在她不远处的地上,还丢着一副假牙。
裴夫人小心翼翼的靠近女儿:“陵儿。”
听到裴夫人的声音,杜陵微微侧头,愤愤的看了裴夫人一眼:“我们什么时候能回京城。”
她讨厌这个书院,讨厌到一分钟都待不下去的地步。
杜陵的态度虽然不客气,但裴夫人却感动一把将杜陵拖进怀里:“陵儿,你终于回来了。”她真的很想念自己的宝贝女儿。
杜陵被裴夫人抱在怀里,有些嫌弃挣扎了两下:“阿娘,你怎么这么老气的衣服,身上还有一股子难闻的味道。”
裴夫人的眼泪稀里哗啦向下流,嘴里还在不停的应承:“娘知道,娘知道,娘回头就换衣服,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只要女儿能回来,她此生就再没有遗憾了。
裴山长远远的看着抱在一起母女俩,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平安好像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杜陵是个非常高傲的人,之前又做过皇后,极少有人能被她看进眼里。
在加上在宫中受到的那六年的磋磨,让她时刻都保持着一种燥郁的状态。
就像是此时。
看着马家叫人送来的年礼,杜陵只是略微扫了扫便嫌弃的避开头,让人将东西拉近库房。
裴夫人原本还喜气洋洋的想拉着杜陵看看都有什么东西,却被杜陵用一种“你上不得台面”的眼神瞪了回去。
裴夫人心中有些委屈,她哪里是上不得台面,她只是想女儿开心罢了。
车夫来过几次,非常有经验的将缰绳送到裴山长手中。
夫人说了,除了人之外,剩下的都留在书院。
裴山长无奈的笑了笑,刚想回头对杜陵说话,却同样看到了杜陵那“你也上不了台面”的眼神。
见杜陵丢下一院子人转头离去,裴山长:“...”平安今日有些奇怪啊!
见女儿转身离开,裴夫人赶忙去追,同时紧紧拉住女儿的手。
几个出来看热闹的小萝卜头,则一脸疑惑的拉扯裴山长的衣服:“姑姑呢,姑姑呢!”
裴山长将最小的孩子抱起来:“祖父带你们去找姑姑好不好。”
抱孙不抱儿,对于儿子要板起面孔,可对于孙子却没有这样的忌讳。
而且他也看出来了,今日的孩子们对杜陵并不热络。
听到裴山长的话,几个孩子纷纷摇头:“不是姑姑。”
裴山长:“...”他怎么有点听不懂。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已是十年。
已经身为五营校尉的马文才,正趴在桌子上不务正业的画一张美人图。
马统从门外急匆匆走进来时,看到的刚好是这一幕。
见到马统进来,马文才赶忙将画了一半的美人图团吧团吧丢掉,绷着一张严肃脸说道:“下次进来前不要忘记先通报,不然我就命人打你个七八十军棍。”
马统:“...”你直接掐死我多好。
眼角瞥到马文才刚刚丢掉的画,马统状似无意的对马文才说道:“爷,您这美人图画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画脸,要不然回去看看!”
打从八年前,少爷便开始画美人图,可这些美人的头却只有轮廓没有五官,看的马统浑身发凉。
听到马统的话,马文才的目光瞬间变得凶恶至极:“爷哪都不去。”
那死女人这么多年都没有只言片语,他凭什么要主动上门。
马统:“...”你这模样还真像是不打自招。
清了清嗓子,马统继续对马文才说道:“爷,夫人说让您回去相亲呢!”
马文才拿起自己放在桌子上的西瓜刀开始擦拭:“我娘要是再催,你就告诉她我心悦你,非你不娶。”
马统木着一张脸:“去岁就是这么说的。”
马文才的动作一顿:“那我娘是怎么回的。”
马统的表情更加麻木:“夫人说,您可以把我纳进后院,也算是件雅事,但正妻一定要是女人。”
马文才:“...”他娘倒是彪悍。
背着手望向远处,马文才悠悠说道:“你说我要是告诉我娘,我打算娶你当正房怎么样。”
马统摇头:“那夫人一定会亲手勒死我。”男妾已经是夫人的底线了。
马文才再次沉默,说的很有道理。
见马文才沉默不语,马统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少爷,您在军营十年,一直没有拜会过裴山长,要不这次我们回书院探望他可好。”
马统的话音刚落,便见马文才放下了手上的动作:“也好,当年在书院时,裴山长对我一直多有照顾,现在回去拜会也是应该,你且去帮我备两份厚礼。”这个理由真的很不错。
听出马文才在“两份”上加重的语气,马统:“...”这理由找的可是生硬,我怎么想不起来裴山长在何处照顾您了。
不过也是,作成那样都没被赶出书院,裴山长脾气可真好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