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玄幻奇幻 -> 拳之霸者

第六百八十三章 我有一剑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A1行星——
这是银河系特区星域比较特殊的行星命名方式,这颗行星也比较特殊,因为这是仅次于特区星域行政主星外最大的行星,附近甚至还附带着几颗微小卫星、
这颗行星正是天霜帝国入驻行星,这里设立有天霜帝国使者馆以及天霜帝国皇室别宫。
当然自然不是因为天霜皇室有闲心没事来这里入住,而是一种附属文明必须对宗主文明所做出的一种形象工程。
此外还有不少使者别苑和奢华屋舍,这些不单单是提供给使者还提供给天霜商贾平民在此度假公务有一个临时落脚点。
至于这些屋舍建筑的建造则由天霜帝国自己负责,洛辉帝国只须负责提供材料。
此时A1行星内几乎大半建筑已经建造完毕,完全无需使者们动手,都是附近附属文明使者们争先帮着建造完成。
此刻这座最大的使者馆内已经入驻了不少帝国使者团成员。
“这银河域主好大的派头竟然连大皇子的面子都不给!我看本监回去定要将此事禀报大皇子给这蛮子一些颜色瞧瞧!”
一道尖细的声音在略显空旷奢华的使者馆内响起。
就见一道略显干瘦,身穿一袭幽蓝长袍背后娟秀一个冰霜家徽图案服饰的阴柔老叟尖着嗓子骂道。
“嘿嘿,蓝衣老祖宗,您可说得太对了,对这种边陲之地的蛮子就不能惯着他们。”闻言一名身穿青衣,背后捐些残雪的中年阴柔男子笑呵呵附和道。
天霜帝国听察监体系,分为白衣,蓝衣,青衣,绿衣四阶。
其中白衣三人,一人负责皇帝授印以及部分各地禀报讯息筛选审查为皇帝查缺补漏。
一人负责皇帝内务,管理皇室内务以及宫廷礼仪等一切宫廷大小事物,职权在宫中仅低于皇帝和皇后,同时有协同镇守皇城治安职责。
最后一人则负责监察百官,相当于皇帝耳目,又有点类似于情报部门收集一切详尽信息,麾下人手极多。
至于蓝衣就逊色一些,蓝衣一共十二人,分别归属三位不同的白衣大人。
如眼前这位便归属于管理皇帝内务的那位白衣,只不过百年前才被白衣大人分配至大皇子麾下负责管理大皇子府内上下事物。
“就是就是!蓝衣老祖宗,您可不知道前些日子那陆一心好生无理,我等与其理论他二话不说便要拔剑对小的们出手,那威势可有些不将老祖宗您放在眼里呀!”
又一名青衣孙子朝蓝衣抱怨道。
听着孙子们的抱怨蓝衣那张老脸愈发难看起来。
咔嚓咔嚓!
那对被蓝衣拿在手中盘玩的雕花精致玉丸此刻在气劲之下瞬间化为齑粉。
“欺人太甚!”
蓝衣咬牙切齿,腾的起身开始来回在屋内踱步。
孙子们最近的遭遇他也略知一二,也清楚自己这些干孙子们都不是什么好鸟。
不过他们听察监之人在外嚣张又有谁胆敢有所怨言?
听察监走在外面代表的是天霜皇室更是代表陛下!
许多附属势力也清楚他们不好惹,他们听察监在外办差,这些势力哪次不是毕恭毕敬的?
就算是域主大能面对他们也得客客气气的不敢得罪,更多的还是拉拢交好。
这回到了银河系倒好了。
说是规定只有这一片星域为其活动,在蓝衣看来这就是拘禁。
这也就罢了,谁叫之前出使的是六皇子,既然暂时有这规矩他忍了也就忍了。
可为何一小小星域主官胆敢如此对待他们这些上国使者?
且前往此星系都城竟然还需提前预约报备?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不把他蓝衣放在眼里,更是不把天霜皇室放在眼里。
就在蓝衣正在心中怒意四起之际,外头匆匆进来一绿衣,此人来到蓝衣跟前小声说了几句。
听到干孙子的汇报,蓝衣不由冷哼一声。
“蓝衣老祖宗,可是那陆一心回来了?”见蓝衣神色有变,一旁几名青衣不由好奇道。
“哼!陆一心和那什么银河域主都到了,呵这时候才来,可惜晚了!”
冷哼一声,蓝衣拂袖起身。
半响当江横和陆一心坐在天霜帝国使者馆待客厅将近数个时辰后,蓝衣老叟这才带着几名青衣干孙子姗姗来迟。
蓝衣迈步而入,他随意气息一扫不由眉头一皱。
“不是说银河域主江横已到,为何本监都到了他却不在?”
蓝衣老叟看似在询问身后干孙子可谁都知道这是在问谁。
听到这阉人刚来就如此装腔拿大,江横不仅没恼,反而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陆一心眉头微蹙正欲开口,其中一名青衣却是率先开口道:“老祖宗,那位就是域主大人!”
说着这青衣还笑呵呵的指了指江横的方向。
“伪域主?”闻言蓝衣脸上很明显露出一抹轻蔑之意。
“什么时候我们天霜帝国境内伪域主也会授封一系之主了?”
这话就有些诛心了,然而蓝衣老叟还没完,他继续轻哼道:“这封赏使者也太没眼力了,伪域主竟也授封。
对了之前为其授封的使者是何人来着?”
“回老祖宗,是苏特苏老供奉!”青衣麻溜的连忙附和。
“哼!原来是六殿下身边的老狗,他老眼昏花了。莫不是不知道伪域主放在皇城仅仅只是个大头兵?”
蓝衣老叟继续阴阳怪气道,他这话就有些故意夸大了、
其实伪域主放在天霜皇城那也是高手,不说担任精锐军团团长,副团长还是可以的。
毕竟伪域主也不是什么大白菜,他蓝衣身为整个天霜帝国为数不多的蓝衣太监也就伪域主层次罢了。
只是说了这么多,等了片刻,蓝衣老叟却诧异发现对面两人很是沉得住气,尤其是那银河域主更是脸上始终带着笑意,只是笑的有些渗人。
“怎么,银河域主听了这么多,一点都没想解释的吗?”
蓝衣老叟皱眉不悦道。
闻言江横眼睛瞥了眼一旁陆一心,陆一心眼睛微眯,顿时暴喝道:“放肆!”
声音犹如平地惊雷,滚滚之声犹如雷霆在空旷的屋舍内响彻。
“你....”蓝衣老叟懵了,这什么套路?
他什么时候被这么待遇过,正欲开口,对方却再次爆喝出声。
“你是什么东西?按照帝国规矩附属文明授封域主严格意义上来说乃是天霜帝国封疆大臣,乃是二品大员?你一蓝衣阉人,充其量区区三品而已,你是什么东西敢让域主大人回你话!”
此言一出,蓝衣老叟一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白。
话是这么说不假,可谁不知道外地官员和京官有的比吗?更何况这些授封域主还是半熟不亲的,而他们听察监不仅是京官还是皇官!更是外地官员惹不起的存在。
且对方这一口一个阉人的,仿佛一柄柄锥子在刺着蓝衣老叟那个老心脏。
“你....你....”一时间蓝衣老叟气得手哆嗦着指着陆一心。
“你什么你?!想与域主说话叫你家白衣过来才行!你算什么东西!”
陆一心也是发了狠,一向人狠话不多的他今日算是骂了个痛快,前段时间他是憋屈的很,这些个天霜帝国使者打不得骂不得的,以陆一心早年的脾气还能忍、
可接连走出新的道路后,更在开辟六个气海后,他还忍个屁!
“大胆!!!你可知本监是何人!”
终于蓝衣老叟忍不了了,他大袖一挥,浑身爆发出恐怖的伪域主威势。
不同于星河之主,伪域主严格意义上仅仅只差祭炼行星了。
其实星河之主巅峰也可以被称之为伪域主,可蓝衣老叟明显属于前者,除了无法释放领域以及域主手段外,实力明显超出星河之主巅峰不少。
见此江横眼眸微闪,身形刚有动作却又及时止住,目光反而看向一旁陆一心。
看到这一幕,陆一心暗骂不已,这下他明白了,江横就是想趁机见见他的实力。
心中暗叹,下一刻陆一心起身,只见他身上气势也陡然拔高。
看到这一幕,蓝衣老叟却是笑了。
“哈哈,陆一心你不过区区星河之主,哪怕你有近乎星河之主巅峰层次,可比起伪域主你还是让银河域主来吧!”
蓝衣老叟大笑着,他这回可不是单单要教训陆一心,而是要将陆一心连带江横一起教训了。
“哼!蛮子就是蛮子,偏远之地以前窝里横惯了,以为一些微末之力便可小觑帝国武者实力?”
蓝衣老叟心里很有信心,不对对自身,其实是对皇室内一些收罗的上乘武学有信心。
他们这些听天监阉人其实就是皇室家奴,除却一些皇室核心武学之外,余下皇室内那些上乘武学他们可随意观看。
以前也不是没人挑衅他们听察监天威,可往往都是同阶被按在地上摩擦。
一个星系的土著又如何能与天霜帝国这传承近百万年收刮的无数上乘武学比呢?
只见蓝衣老叟大手一张,自他上方飞速凝聚出一只硕大虚幻手掌,手掌充满无穷天威,仿佛这一掌就是天!
看到这一幕就连一旁稳稳坐着的江横化身也是情不自禁的点点头。
没想到这阉人随便一手便是一门秘法!
江横看的清楚这是一门与星云掌近乎类似的秘法,不过是以增幅气劲爆发的。
“这门秘术如果给陆一心施展只怕威能更盛数倍。”
心中嘀咕着,眼前这秘术与星云掌增幅肉身之力的性质差不多,可惜这阉人体内气劲浑厚度只是寻常伪域主层次。
饶是如此凭借此刻这一秘法所爆发的声势已经不逊色寻常域主随手一击了!
厉害!
江横感慨,不愧是大势力手臂,一家奴阉人都有如此秘术。
“就看陆一心如何应对了!”江横已经做好及时救场的准备。
而此时看到这一幕的陆一心不仅没有任何胆怯,反而战意沸腾,凌厉的剑意自他体内迸发。
“老子早就看你这老狗不顺眼了,今日陆某便让你见识见识何为剑!”
一声长啸,陆一心悬浮半空,浑身衣袍无风自动,袖袍之内均涌现凛冽剑意。
只见他深吸一口气,那些逸散的剑意又纷纷收敛于无形,就连他体表散发的气息也迅速微弱下来。
“哼!装神弄鬼,给我死!”
蓝衣老叟冷哼一声,事到如今如若一掌毙了这厮,那也是他不知好歹。
手掌猛地压下,刹那间澎湃之力爆发开来,以掌心为中心,一股无形冲击波瞬间扩散开来。
下一刻毁灭气息席卷这颗行星,只见这颗好不容易建造好的使者馆和诸多建筑顷刻间化为废墟。
大手还在压下,随着不断下压那股可怕之力更加明显,就连空间也变得无比粘稠。
此刻在这行星内所有人几乎都陷入停滞,仿佛被一股无形力量禁锢住了般。
除了一直笑呵呵看着这一切的江秋以及依旧在积蓄剑势的陆一心。
“丹心徒贯日,剑气枉凌云!”
一声轻吟至陆一心嘴中发出,霎时间一股极致的可怕仿佛在迅速酝酿。这种威势冲淡了不少这如天威一掌。
见此蓝衣老叟面色微变,掌心气劲再次狂涌。
“天心掌给我灭!”
威势骤然暴增,此时外层空间中不少附属文明势力使者们已经察觉到这里的异象。
在他们的视野中只见A1行星表面浮现出一尊蓝衣老叟虚影,虚影庞大无比,眼前的A1行星在他面前只是一颗小球。
而这道虚影正往下按下一掌,这一掌如若彻底触碰行星表面,那无须怀疑,这颗行星绝对会比鸡蛋还脆的爆开。
“千星迎剑气,万域一剑开!”
此言一出,刹那间一抹雪亮的白光从陆一心眉心飞出,那是一柄浑身沐浴在浓缩至极气劲内的剑!
一剑祭出天地变色,无穷无尽的剑气就像是这世间最细小的粒子在狂涌在激荡在沸腾,最终化为一抹剑气洪流朝上方汇去。
“给我开!”
陆一心大喝,声若惊雷,十年养一剑,此剑一出天地变色。
这一刻就连江横也不由郑重起来。
这...这是...域?剑域?
不...不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