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秋中文 -> 都市言情 -> 异常乐园

第两百二十五章 损伤、救走与成功阻截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余烬原本以为,在拿到不朽薪火成就神灵后,自己势必一飞冲天,前路再无险阻。
先入雷鸣之地,力压不是道士,再入贪婪之地,震慑贪婪古神,缠身大势令拾梦者都要忌惮三分,让出信仰供余烬享用,转头赶赴龙狱母巢,亦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连强化技能都能信手拈来,收服古龙一族,仿佛近在眼前。
但事实证明,一帆风顺只是暂时的。
只想在此次事件中打个酱油的他,因为连番意外,遭受重创,犹如当头棒喝,把余烬砸得是头脑发蒙。
不朽层次的怨念洪流,并未将他视作攻击目标,仅仅是附带而已,就将二十七朵复生黑炎,尽数泯灭,若非炼金魔偶出手相助,疫医分身恐怕要被完全摧毁!
尽管疫医躯壳中蕴含着二十七朵复生黑炎,但这不代表余烬能扛过二十七次致命攻击,当初和不是道士对波,就一下子打出了十八朵。
因为从结构来讲,复生特性可以看做嵌套了二十八层的疫医躯壳,一般水准的攻击,顶多能打破一层,但当爆发能量对实体强度形成数据碾压,再厚的疫医躯壳也会脆如薄纸。
就像这一次的怨念洪流,由于层次太高,影响效果是全方位的,不仅可以冲击意志,还能造成实质伤害,原本应该施加在木偶少女身上的物理伤害,被余烬勉强吃下,虽说疫医分身并未全毁,但结果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疫医骨爪、疫医黑袍、疫医提灯以及鸦嘴面具,看似完整,实则全是细密裂痕,从头到脚,无处不在,龙鸦白夜都疼得没音儿了,当场就昏了过去。
可以说,现在的余烬,比开了片的瓷器,还碎还脆还容易崩溃,大海里随便翻个浪花,都有可能把他冲成沙粒,幸亏龙皮、龙骨以及龙鳞等祖龙核心,有稳固体魄的作用,不然余烬根本撑不到炼金魔偶出手,自己就变成渣了。
被带离爆炸现场后,炼金魔偶、西装老人与鸦面疫医把余烬围在当中,展开了现场会诊。
炼金魔偶竭尽所能的安抚木偶少女的精神伤势,西装老人则拿出裁缝技能,为余烬修补裂缝,鸦面疫医也没有袖手旁观,调动提灯中的不朽薪火,蔓延至余烬全身,和西装老人联手,为余烬化解困境。
场间,唯独畸变之神无所适从,【囚徒·畸变】先是成为怨念畸变体,后又被真理核弹一击湮灭,让祂很是受伤,造物主画出的大饼,连至高存在都要嘴馋,畸变之神作为亲历者,却与未来失之交臂,一时间被失落情绪笼罩全身。
不过其余人等,完全没有理会祂的心思。
在情况稍稍稳定后,西装老人拿出手帕,一边抹汗一边叹道:“你这具分身的实体强度,绝对出色,但面对不朽冲击,依旧不堪一击,缝缝补补能解决表面伤势,可内部损坏才是大问题,待会儿,我就把你送入第十九号隐蔽设施,进行全方位的处理,二十四小时内,你就躺着吧。”
“居然需要一整天?”
余烬忍不住问道,现在正是龙战之路的关键时刻,一整天都浪费在疗伤,无疑会拖后不少进度。
“怎么,一天了还不满意啊?换成别人,数据身躯崩溃少说得修个三天,而且还得耗费天量资源,等阶越高,代价越大,数据总量到了你这个地步,真不是能随随便便修复的。”西装老人摇头轻笑。
“那要花多少钱啊?”余烬嘴角发苦,打个酱油,啥好处都没捞着不说,还得倒贴一笔,这叫什么事儿啊?
“免费的。”
“啊?”
“议员特权,正式议员每年都能享受一些医疗优待,这一次大伤的治疗费用,基金会帮你掏了。”
西装老人笑着说道:“另外,你也别觉得休息一天是浪费,薪火究极体达到能量条件的事情,上面已经做出批复,同意给你一定的支持,正好连同分身大修一并解决了,在信仰生态仓里躺上一天,能够同时进行修复、修炼,以及推动薪火种子达到信仰条件,能取用多少信仰,全看自己的本事,莫非你觉得还是浪费?”
“信仰生态仓?”
余烬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光看看名字,他就知道这物件有何效用。
而且他完全可以肯定,龙狱里的信仰密室,效果再好,顶多也就持平结合科技结晶的特殊装置,在里边呆上一天的成果,弄不好等于在龙狱连战七天,毕竟他大多数时间,都用在跑路赶场,在信仰密室里留不了多久。
刚刚被怨念洪流重重打击了一次,余烬对强化自身更加迫切,立马表示服从安排,并且暗下决心,全程留守,力求吸收最多的信仰之力,最好多到让基金会破产。
“你倒不傻。”
西装老人笑骂了一句,扭头看向炼金魔偶:“我的建议是,让神国公主与余烬同去,在信仰生态仓中,意志伤势能够得到妥善治愈。”
这样的条件,无异于白送好处,信仰之力可不是大风刮来的破烂货,木偶少女伤到了根本,信仰需求比余烬还要多得多,但炼金魔偶毫不犹豫的选择拒绝,因为她已经猜到意志同化出现问题,继续让木偶少女留在乐园世界,难保会被趁虚而入,危害到神国利益。
“不必了,公主的伤势,神国自会解决。”炼金魔偶面庞冷漠,眼中闪过金属光泽。
西装老人并未强求,反而还帮了一个小忙:“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阴影女士,动用阴影歌剧院护送神国公主,应该能化解不必要的麻烦。”
闻言,炼金魔偶有些意动,最好的处置方式,就是让木偶少女跟着余烬去信仰生态仓,要是分开医治,有可能加重伤势,但是有阴影歌剧院的话,不仅能避免诸多隐患,还有助于维持意志同化。
所以略作思索后,炼金魔偶选择接受基金会的帮助,并向西装老人表示感谢。
“谢我不必了,神国公主与余烬形同一体,帮她就是帮余烬,理所应当的事情。”西装老人摆了摆手,“消息已经发出,不过还需要稍等片刻,此次事件,至高存在不止一次出手,给我们增添了不少麻烦。”
……
麻烦,岂止是不少。
别看真理核弹毁灭了怨念畸变体,但至高存在驱虎吞狼打压乐园的决策,却实实在在的成功了。
核弹爆炸,摧毁的不止是怨念畸变体,而且对乐园本身造成了影响,不过比起直接伤害,在民众中引发的动荡,才是更加深远更为致命的。
乐园世界的信仰来源,不是神明信仰,也不是王者信仰,三巨头从未塑造精神领袖,让民众顶礼膜拜,而是从欣欣向荣的平静生活中,提取自然生成的“进步信仰”。
民众生活越好,社会发展越快,进步信仰便会自动滋生,效果也比神明信仰和王者信仰,更加显著,所以那些个古老神明才会觉得格外美味,因为这是人类进步的直接体现。
只是,疯王战场和古神战场均出现了连番意外,最终还是造成了大范围的隐秘泄露。
民众陡然知道超自然力,其实无时不刻于身边潜藏,危机感顿时暴涨,直接影响到信仰生成。
当然,也有好些家伙,觉得世界更加精彩,反而生成了大量信仰,不过这些人终究是少数,这一问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进行深度引导,哪天让民众意识到,其实他们一直被保护得非常到位,信仰生成便会回到正轨,乃至超过现在。
要知道,超自然力也是可以用于生产生活的,经过这么些年的发展,弄出一次生产变革,不成问题,社会自然会随之高速腾飞,以前因为条件不好,才力求维稳选择搁置,现在形势变化失去选择,当然要顺势而为。
因此,在很多改革派看来,至高存在反而帮他们扫清了进步障碍,短暂停滞,是为美好未来蓄势待发。
勉强算是有利有弊。
但另一件事,却算不得双刃剑,而是要被称之为遗祸无穷了。
议长先生主场作战,带领乐园强者,击溃了堕落军团,将血焰疯王逼到绝路,可在这时,真月长子竟然意外杀到,并且身后还带着,原本被滞留于上古世界的一小半堕落骑士。
如果只有这些人马前来救驾,那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葫芦娃救爷爷,来一个送一个,然而问题在于,将真月长子等人送到乐园世界的幕后之人,名为——
【六眼邪灵】!
此前,真月长子借故离去,就是因为察觉端倪,想通过六眼邪灵向至高存在寻求帮助,而后,他才有机会杀进乐园世界,将血焰疯王及时救走。
尽管代价是堕落军团全军覆没,可比起疯王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议长先生本想追击,却被六眼邪灵出手阻止,而让疯王逃脱的后果,不仅是多一个恐怖的敌人,不是道士的好人标记,也无法完成升级。
“疯王起势迅速,溃败更迅速,经此一役,没了锐气,或许要被至高收服,成为祂的手中尖刀,往后形势,有些难办了啊……”议长先生语气沉重,“另外校长那里,迟迟没有消息,不会是也遇到意外了吧?”
大学校长、造物主的两尊不朽分身、灰女士、白发女巫、灯神杰弗里斯、不是道士,再加上后来入队的阴影女士。
这样的豪华阵容,推动大型事件简直绰绰有余,然而追踪邪神壁画,却是频频受阻。
邪神壁画遇到危险,毫不犹豫的钻入暗幕深空,以此来减弱白发女巫和不是道士的感应联系,然而当阴影女士临时入队后,邪神壁画便发现暗幕深空根本无处可逃。
可是追捕行动,并不顺利,因为至高存在同样对这第三处战场,保持高度关注。
每当邪神壁画有落网风险,至高存在便出手相助,多次引发天灾,阻击众人,灰女士的噩梦南瓜车甚至都出现折损,而在至高存在的干预之下,邪神壁画也渐渐有了脱逃的征兆。
“不能让祂逃掉!”
这是所有人的共识,一旦邪神壁画抹除了感应联系,便再无可能将之拿下,以这位前代至高的警惕性,或许往后都不会出现在世人面前。
造物主的两尊不朽分身,很是心急如焚,拿下邪神壁画,对逆天计划至关重要,可再怎么心急也无济于事,至高存在已经在暗幕深空中,构建出雷云风暴,一步踏错直接殒命,连大学校长和阴影女士都只能艰难前行,祂们除了干着急,又能如何?
感受到追兵被渐渐甩开,邪神壁画庆幸不已,不是道士的突然背叛,让祂落入致命陷阱。
若非本代至高及时出手,五分钟前祂就要被人截住,尽管逃脱之后,终究要上演王王相见,那也总好过被人类捕获。
邪神壁画不是傻子,祂能隐约猜到,四大阵营有所图谋,万一真让他们得逞,破坏了至高竞逐,那么邪神壁画也将利益受损,所以在这件事情上,祂选择和本代至高,站在同一阵线,哪怕下个纪元开启后,祂将面临化石种子的境遇。
就快了!
邪神壁画意识微动,再经过几次跳转,祂便能彻底甩开追兵,那些人类的懊恼情绪,让祂大为畅快。
乖乖的遵从至高竞逐吧,这是你们的唯一出路!
瞬息之间,邪神壁画在暗幕深空中连续跳转,终于成功逃出生天,可不等祂欣喜脱困,一只有着修长五指的白皙手掌,从虚空之中悄然探出,径直摁住了壁画上沿。
是谁?
邪神壁画精神触动,旋即发现,一位身着灰袍的高大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祂的面前。
六眼先知!
邪神壁画大为慌乱,六眼先知曾经是祂的主要投资者,然而祂却断然不愿在这个时候,见到对方。
“啧,本传道士不过是随便逛逛,就碰到了一个熟人,运气真不错!”
灰袍青年嘴角一勾,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别来无恙啊,前代至高,这次轮回的碰面,似乎早了很多,正好,本传道士有很多问题,想要找你咨询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